金融科技重塑金融基础设施

从商业银行到消费金融公司,从互联网金融机构到陷入困境的P2P,向金融科技转型已成为各类消费金融主体的共识。 行业数字化和监管浪潮汹涌澎湃,只有顺势而为,才能不被抛在后面。

剖析金融行业Q1-3季度的业绩数据可以发现,传统金融运营和服务模式在疫情期间遭到剧烈洗牌,数字化能力逐渐成为金融服务演进的分水岭。 金融数字革命爆发后,金融科技已成为各类金融供给主体的标配。 线下网点服务增长乏力的局面已经退去,以大数据、人工智能为核心的新金融模式全面开花。

当前金融机构的数字化转型,就是从单一规模扩张、粗放经营向精细化经营管理阶段发展。 降低成本、提高效率、规避风险是转型的支撑。 依托金融科技,从获客到风控,从贷后管理到企业运营,必将发生持久的颠覆性变革。

金融业作为配置资源、分散风险的服务形态,必须密切关注用户需求痛点,高效地将资金与用户匹配起来。 疫情发生后,金融科技服务商数河科技将传统4P策略升级为1C4P理论,以客户为中心,通过产品、价格、渠道、促销等因素结合,实现高效运营。

从互联网金融向金融科技的演进来看,科技赋能的金融业数字化转型已逐渐从市场的线上前端延伸到中后台的智能化。 金融科技能够在较短时间内渗透到金融服务的营销、获客、风控、贷后管理以及整体平台运营等环节,主要得益于金融行业数字化程度较高。

金融科技在数字化的基础上,利用技术手段推动金融创新,重塑基础设施,将分散无序的业务单元数字化、系统化,更高效地配置资源。 金融科技发展的背后,金融大数据与数字平台协同运作,推动金融服务精细化运营,降低企业运营成本、提高效率。

金融需警惕“熵增”

回顾金融行业的发展历史,过去几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和移动支付的普及,金融行业在科技的支持下进入了在线化、智能化时代。能力。 特别是在消费金融领域,小额、高频、灵活、去中心化的特点催生了各种新的金融形态。 一大批金融科技服务商顺势而为,为普惠金融的落地贡献力量。

以数河科技为代表的金融科技企业近两年自上而下升级数字化转型战略,利用金融科技赋能企业智能治理能力,推动金融服务降本增效。 例如,数河科技的数字化目标是成为金融智能机器人,将人力从重复繁琐的工作中解放出来。

数字化转型能够成为金融行业的共同议程,主要是因为它可以削弱企业在扩张道路上产生的“熵增”效应。 “熵增”定律是一个热力学概念,是指热量的传递自动从高温转移到低温,孤立的系统总是趋向于熵增加,最终达到熵的最大状态,从而产生最大的熵。系统的混乱和无序状态。

对于企业来说,随着业务规模的扩大、组织结构变得复杂交织,“熵增”始终相伴。 如果缺乏开放和创新机制,组织最终就会陷入无序消亡。 任正非在管理华为时引入了“熵”的概念,提出公司经营和治理要警惕“熵增”,实现“熵减”。

对于金融业来说,注重资金配置和风险分散的服务形态必须避免“熵增”,灵活有序地接受业务。 一方面,金融行业涉及的是资金,所有数据都具有金融属性,这对账户和系统的安全性和稳定性要求极高; 另一方面,在互联网金融趋势下,业务向线上转移,交易规模和数据量增加。 企业管理数据、员工、系统也变得更加困难。

在开放和科技创新理念驱动下,通过科技手段加大科技投入、优化内部公司治理,成为不少金融科技公司实现“熵减”的途径。 特别是金融科技企业利用数字化工具精细化业务运营,将复杂的业务流程系统化、有序化,高效调动各生产要素的协同研究能力,提高综合管理质量。

深耕消费金融领域多年的树河科技,通过战略、武器、人才三个维度实现数字化转型。 注重以客户为中心、循序渐进、系统数字化、创新人才培养。 在原有的“挑战、专业、创新”企业价值观的基础上,又增加了“开放”,全面拥抱数字化转型。

在兵器建设方面,树河科技采用一站式门户,通过三大底层核心系统(项目管理平台、数据分析平台、决策引擎)连接公司内部三类系统(管理系统、运营系统、业务系统) 。 ),实现一切决策数据支撑、一切策略系统部署、一切执行可追溯、一切行为迭代分析。

企业数字化能力增强后,可以根据市场环境快速响应,及时优化迭代响应策略。 用户还可以更便捷地体验千人千人的个性化匹配服务,让用户在产品体验、响应速度、服务质量、优化效率等方面体验到金融服务的最优解决方案。

下半场拼的是数值能力

非接触式概念兴起后,基于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的金融科技深入渗透到金融服务、信贷、投融资等领域。 就国内金融市场而言,上下金融机构纷纷开启数字化转型,金融科技服务供给增加,科技与金融的对接正在为金融业复苏创造新动力。

金融科技的核心是利用科技提升金融服务效率和质量,提升获客营销、智能风控、运营管理等能力。 当前,金融科技基础设施依托政策,行业数字化浪潮席卷整个金融行业。 正如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曾指出,各金融机构要加快数字化转型。

在消费金融场景中,数字化转型尤为重要。 近三年来,商业银行、消费金融公司、小额贷款公司、互联网金融机构等消费金融市场主体的业务模式均从重资产、重线下转向互联网。 传统的利率覆盖风险和收款覆盖率较差。 粗放模式失败,消费金融大战转向下半场。

与以往的无序扩张、抢地不同,下半年的消费金融需要面临监管趋严、玩家大幅增加、获客萎缩、利率下降、成本上升等困境。 此外,消费金融场景本身具有金额小、分散、缺乏必要抵押资产的特点,面临较大的信用风险。 行业上线后,对机构KYC能力要求更高。

由于消费金融面临的客户群体大多是下沉市场的用户,其信用风险高于信用卡客户,资产质量面临较大压力。 据统计,大多数消费金融公司高中及以下文化程度的客户群比例在25%至50%之间。 如今,一些消费金融机构将目光投向更多农村地区,这也意味着它们要承受更大的信用风险和运营障碍。

在获客、定价、风险等多重压力下,消费金融机构正在逐步向金融科技转型。 从品牌升级到业务迭代,数字技术已成为消费金融的标配。 从金融科技服务商转型路径来看,主要以轻资本商业模式为主,聚焦数字化平台和低风险的科技化贷款援助,让企业拥有AI大脑。

以树河科技为例。 数河科技作为出资方、场景、用户之间的服务商,提高资金配置效率,保障资产安全。 这是树河科技的核心竞争力。 数河科技数字化转型瞄准智能金融机器人,以“让每个人享受金融服务最优解决方案”为使命,为用户匹配更好的机构资金。

例如,数河科技的智能审批管理系统“维纳计划”可以实时调配贷款机构的资金,并自动实现匹配用户资金的最优方案,无需人员24小时值班手动调配。 据测试,用户平均借阅时间可缩短3至4分钟。

“维纳计划”如何实现资金匹配的最优方案? 数据显示,“维纳计划”利用算法优先考虑利率最低、贷款成功率最高的贷款机构,形成资金调度的最优方案; 它还根据历史数据估计日、月和季度的资金使用趋势。

“维纳计划”还可以实施路由决策。 当单个放贷机构出现异常时,系统会根据政策自动路由到另一家匹配的放贷机构,以便第一时间妥善应对突发问题。 不仅提高了信贷服务的匹配效率,还增强了用户粘性。

新客户增加困难,客户群下沉更深。 金融科技企业需要应用线上智能获客方式来细化和获取有效用户,并利用人工智能风控模型来控制下沉客户群体的风险。 在获客方面,树河科技已形成全链路数字化获客流程。

金融科技赋能征信体系降本增效时,实际上渗透到营销获客、风控、资金撮合、贷后管理等各个环节,与出资方、用户形成牢固的三角关系。 这种关系依赖于大规模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才得以形成。

当今消费金融市场,低利率背景下,成本控制更是倒逼平台运营向数字化转型。 通过金融科技,打造智能中间平台,促进渠道、资金、风控、贷后管理高效运行,完善信贷供应链。 能力,带动平台整体低成本、高效率运营。

科技金融发展现状及存在问题_科技金融是什么意思_金融科技

新浪声明:新浪发表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